换个角度看待生命中的不幸

每次洗澡时触摸到左腋和肋下的一片烫伤留下的疤痕,我总会想起大四那年的那次不幸的遭遇。 大四寒假一天上午,父母早早出门了,留我自己一人在家睡觉。当时家住在老妈工作的乡卫生院里,除了我家还有几个医生也住在大院里。我住在两进的两间屋子,里屋是卧室,外屋是厨房餐厅加客厅,外屋靠近门口放着煤球炉子(蜂窝煤)上面座着水壶,炉子的封闭性不好,一般只会温热的水慢慢被烧得沸腾了。 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有人敲门,我不耐烦地问是谁,敲门人说送信的。我穿上毛衣,从卧室走到外屋,开了门,一个人拿着个信封,问收件人上是不是我的名字,然后上下打量我。我一下就认出这是从学校里寄出的成绩单,信封还是我自己填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大学四年填了很多次,只有这次收到了。我总觉得他眼神不对,心里有点不安,赶紧收下信,就把门又关上了。 关上门还未及转身往里屋走,就觉得眼前一黑,瞬间失去知觉。随后一阵剧痛的刺激让我立刻醒过来,几秒内意识 …

教师节快乐

教师节对我和我们家有特殊的含义。我们家三代共有5位老师,祖父是小学老师、父亲是小学老师,叔叔是中学老师、我和我老婆是大学老师。 在这个老师的称呼被滥用、老师被频繁污名化的时代,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尽管是个普通人,有喜怒哀乐的常人情绪,有不那么高尚的对物质的欲望和追求,事实上也可能不会有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文案里颂扬的那么伟大,但“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使命、“学高为师”的知识追求和“身正为范”的自律意识是不敢稍忘的初心。 祝天下的教师们节日快乐!也愿我们无愧于“老师”这一声称呼!

港币

好久没用现金了,今天出去办事需要现金,把包翻一下找出几张纸币,拿出来发现是几张港币。原来是之前去香港玩兑换的,后来大部分场景都用支付宝和信用卡解决了,所以还剩下了几十块。回来时想着反正还会再去就没兑回人民币。没想到后来局势变成这样子,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把这几十块花出去。

缺乏归属感

我一直是一个对任何地方都难以产生很强烈的归属感的人。 包括故乡。虽然很怀念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和老屋,常常记起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属于那里。离开后常常几年都不回去,却也不是那么强烈地渴望再见到它。每次回去,也觉得温暖,也常唏嘘感叹,但走了也不那么留恋。我并非不爱,只是爱的都是当年的故事和故事里的人。物是人非之后,我期待它变得更美好,却不愿意回归。 然后是大学生活的省会城市。我曾经徒步在它的街头到处闲逛,几乎用脚丈量了它从南到北的主干道;也曾因为参与社科院的一个社会调查项目深入社区,走进各色家庭,倾听他们的家长里短(其实这并不是调查的目的,但总是被倾诉生活的艰辛)。但我总觉得只是熟悉这个城市,而不是热爱和依恋。当我离开了,也没觉得不舍。 接下来就是工作所在的小城。在这里一呆就是19年,虽然中间有几年外出继续读书,但家始终在这里。在这里成了家,买了房子,生了孩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 …

今夕何夕

小时候的七夕节,打麦场上铺满了席子和小床,和小伙伴们躺在星空下,遥望满天繁星,在银河两岸寻找牛郎和织女。那时我们还没把七夕当情人节,只是好奇牛郎和织女在这天如何跨过银河相会,传说在葡萄架下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有时会下场小雨,那是他们相拥而泣。 现在的七夕节,我们淹没在城市的霓虹里,不再仰望星空。

换车进行中[更新:8.29已提车]

新学期要开始了,家里那位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实施盘算已久的换车计划。 我其实是看好新能源车的,比如蔚来就觉得挺好,不过这个想法早就被否定,而且,确实这个价格让我们这般不富裕的工薪族接受是很难的,倒是不差钱的人们尝新的好选择。这可能正是蔚来的目标市场定位策略吧。 然后,我便提供了某沃XC60的方案,结果上网搜了一下,发现低频共振的问题众说纷纭。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这个风险却是我们不愿意承担的。所以,又否了。看来网络舆论确实会影响人的购买决策,至少对我们这种自己以及周围人都不具备汽车专业评估能力的普通网民来说就是如此。某沃官方采用不予公开正面回应的策略来应对传言,可能会给人更多的猜测空间。 所以,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几款对普通阶层来说较为主流的BBA车型。经过性价比和实际试乘试驾的体验比较,家里那位最终对Q5L比较满意,说是乘坐时觉得更安静、避震效果也好。接下来就是谈价格了,有两家4s店一家比较近 …

暗夜里的光

光明大放之处,普通的光亮便会被遮盖,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而在深沉的黑暗里,即便微小的光芒也有机会显露自己的色彩与姿态,去照亮夜游者前行的路,慰藉孤独者苍凉的心。 那就做暗夜里的光吧。

股市暴跌引发的狂欢

今天大盘指数大跌,股市论坛里一片韭菜的哀嚎声中,讽刺或自嘲的段子金句频出,引发了股民们情绪的宣泄和呼应。每逢此时,这种场景都会出现,呈现出独特的景观,倒是真的值得学者们去研究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