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马劈柴

一个媒介学习者的个人庭院
喂马劈柴

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

— 苏格拉底

不寒而栗

张文宏博士论文被举报抄袭,这个事情让我觉得很可怕。可怕的不是这么一个正派的人居然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而是社会上居然存在这样一种势力:我在舆论交锋中战胜不了你,就去查你所有方面的问题,不惜追溯到20年前。我不质疑对学术的打假,而是害怕为了打倒一个人不惜穷极所有手段的做法。 这事其实也再次给总是找机会参与造神狂欢的群众们一个警醒,无论何时都要相信科学、理性和常识,不要急于把一个人推向神坛,即便你很喜欢他,尤其是你很喜欢他! 最后,我还是愿意相信张文宏是经得起调查的。

又见三峡

憋了两年没出远门,早就计划着暑假跑远一点。和家里那位商量几日,决定带上双方老人和女儿、外甥女乘邮轮游三峡。选择这个线路最重要的原因是老人家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在各个景点奔走,大部分时间可以在船上欣赏两岸风景;另一个原因则是十几年前我乘船游过一趟三峡,那时三峡大坝还未完成最后蓄水,峡谷壮丽雄奇的景色给我留下不小的震撼。 最终确定的行程是先飞重庆,在重庆玩两天,乘邮轮顺流而下去宜昌,然后从宜昌乘动车回来。 所以,7月18日出发。 DAY1 (7.18) 抵达重庆 出发前两天合肥一直是雷雨天气,很担心航班 …

十年磨一见

班长热心地组织大家来一次十年聚会。因为是工作后又去读的研,我比多数同学都大上几岁,在校时除了班里仅有的7名男同学和极少女生,跟其他同学交往也就少了些,因此我在群里看到通知时犹豫要不要去。正犹豫时班长私信催促,想想十年毕竟是个大日子,而且离南京这么近,有机会跟老同学叙叙旧即便是尬聊几句,可能也是岁月长河中难得的体验吧,所以最终报名参加了。 6.19中午按约定时间到达了汉口路校门。大家陆续到来,见面场景是预料之中的场面:兴奋又有点尴尬,又幸好大家都还能记得对方的名字;在校时便熟悉的同学热烈地交流,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