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莫名其妙的郁闷事

不吐不快。 不知道什么机缘,访问了一个个人博客站长展示、交流的站点。觉得挺有趣的一个地方就注册了进去,后来常去访问,主要就是浏览一下看看能不能碰到有吸引力的博客,也确实通过这个平台碰到了一些有趣的博客和博主,友链里有不少就是通过这个渠道认识的。 然而,莫名其妙有一天再去登录时说账号被禁,呵呵,我可完全没做过什么违规的事情啊,在网站提供的意见箱发私信未见回复,给站长的博客留言不仅没有回复还被删掉了。真是醉了。。。 其实也就是偶尔浏览一下这个站点提供的个站展示,账号被封也没啥影响,就是这种无缘无故地 …

当回修理工

我一直认为现代社会应该是分工精细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样才会既省时又省力,社会才能高效率地运转,但总有人利用专业壁垒去牟取不正当的利益,破坏了社会信任。信任丧失导致的后果必然是社会运行成本提高、风险加大,结果受害的最终也是每个身处其中的人。医患关系、政民关系、家校关系出现的问题,都与此不无关系。

手机断网实验

每天手机刷个不停,离手一会儿仿佛就错过了世界大事,断掉了重要联络。可事实上世界根本不在乎你,也往往没什么人记挂着你。大脑反而因刷了太多冗余信息,连沉思的空间都没有了,精神也在空虚与烦躁两个极端跳跃。 所以,从现在开始体验一下每天手机断网12小时的感觉。今天时间段就定在10:00-22:00。

又是中秋

又到中秋,月与人依旧。 传统美食月饼越来越不好吃了。是自己个人口味变了还是人们都如此呢,导致变化的是物质丰裕带来的味觉冲击还是文化变迁造成的传统衰落? 重发一篇旧文表达一下感慨: 小时候奶奶做的月饼最是好吃。香油和面做的皮,炒熟的芝麻花生仁和少许红糖做馅,土灶锅里架上鏊子慢慢炕熟。不用花哨的模具,不加繁复的配料,就只是奶奶粗糙的双手借助普通食材和日常炊具,不紧不慢地就拾掇出隽永于舌尖和心灵的味道。农家小院里的木桌矮凳,辽远夜空上遍撒金晖的圆月,更是让月饼享用的过程增添了诗意色彩。月饼、元宵之类的 …

换个角度看待生命中的不幸

每次洗澡时触摸到左腋和肋下的一片烫伤留下的疤痕,我总会想起大四那年的那次不幸的遭遇。 大四寒假一天上午,父母早早出门了,留我自己一人在家睡觉。当时家住在老妈工作的乡卫生院,除了我家还有几个医生也住在大院里。我住在两进的两间屋子,里屋是卧室;外屋充当家里的厨房餐厅加客厅,靠近门口放着煤球炉子(蜂窝煤)上面座着水壶,炉子的封闭性不好,一般只会温热的水慢慢被烧得沸腾了。 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有人敲门,我不耐烦地问是谁,敲门人说送信的。我穿上毛衣,从卧室走到外屋,开了门,一个人拿着个信封,问收件人上是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