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体”,还是“社区”?

使“Gemeinschaft”从一个一般概念成为社会学概念的,是滕尼斯的重要贡献,其“共同体”理论建构在欧洲的经验之上。对欧洲中世纪典型乡村“共同体”背景的了解,无疑可以丰富和加深对滕尼斯共同体理论的认识。帕克及其芝加哥学派赋予了“共同体”以地域性含义,并对中国社会学界产生深刻影响。“社区”和“共同体”,同为西方概念,在英语和德语中也都是同一个词,但在汉语中却是两个词,并且有着极为不同的含义。廓清两者的不同内涵,准确把握和捕捉“Gemeinschaft”语词隐含的丰富文化讯息,对倡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当下,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川普封杀Tik Tok

川普已经铁了心要封杀Tik Tok,再加上之前印度下架事件,字节跳动接连在两个主要海外市场折戟,这标志着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前景愈加渺茫。 想起来读研时有节课上讨论中国传媒业的国际竞争力问题,我当时就说中国传媒企业做得再好,在意识形态方面总是会被西方社会排斥,这个问题在当前制度体系下几乎是无解的。老师和大多数同学都不以为然,认为淡化意识形态层面的差异寻求合作是主流趋向。近些年的现实却表明意识形态的冲突正是愈演愈烈的。 当然仅从意识形态来分析事件本身的复杂性也是不恰当的。不过它却是国际间对 …

周国平: “我孤独了。”啊,你配吗?

一颗平庸的灵魂,并无值得别人理解的内涵,因而也不会感受到真正的孤独。相反,一个人对于人生和世界有真正独特的感受,真正独创的思想,必定渴望理解,可是也必定不容易被理解,于是感到深深的孤独。最孤独的心灵,往往蕴藏着最热烈的爱。热爱人生,忘我地探索人生真谛,在真理的险峰上越攀越高,同伴越来越少。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剧性的。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剧性的。寂寞是寻求普通的人间温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然而,人们往往将它们混淆,甚至以无聊冒充孤独… …

流量升级,看好《这就是街舞第三季》

街舞这舞种就像嘻哈在音乐里的地位,你说它是艺术吧,很多人不屑,你说它不是吧,估计也会被很多人骂。可关键它们热闹啊,帅哥美女们(此处仅表示性别)一个个不管真的还是装的(可别听他们扯什么keep real),一个个都牛皮哄哄地酷,还动不动就杠上了(专业术语叫battle),唯一,不,唯二自带故事自带戏剧冲突的舞台“艺术”形式。街头上最容易引起围观起哄看热闹的是啥?吵架和打架嘛,所以这类节目能不讨喜吗?怕不够激烈?那咱安排一下打群架,所以,就分了几个队伍。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为什么好看?

当然,可以从电视节目制作艺术和营销策划的角度去分析出各种道理来。 但我觉得最其中较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它满足了人们一种之前未被满足的窥私欲。30岁+、性格不同、各有故事、各有成就的成熟女性,她们私下里如何“作”,团队成员之间如何“斗”,都引发着观众窥探的欲望。 而这是之前的节目形式没有的。以前的素人秀缺少受众对明星八卦热情的满足,个人秀无法展示明星们面对人情世故的反应。而这个节目则实现了素人(不属于“姐姐们”自己的领域)+明星、个人+团体的融合。 借助微博等社交平台的互动,姐姐们隐秘一面的 …

我都没钱买会员还给我看广告?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 视频网站给非会员用户播放广告,强制观看,这样做毫无意义,因为连会员资格都不舍得买的人,会有购买广告商品的消费能力吗?所以应该把广告播放给会员用户看。 这貌似是一个悖论:没钱或舍不得花钱充会员的用户,其消费能力自然不行,给他们播放广告有啥用?但购买会员资格的用户是为了更好的观看体验,还给他们播放广告自然也不行。看起来此题无解,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事情当然不会像看上去这么简单,无论是广告主还是网站都不会那么傻。以下是我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