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过圣诞

看到何洁发一个“圣诞快乐”的视频被喷到删除,这个视频我本人是刷到的,个人未感觉有啥问题。喷子们的观点主要有三点:一是圣诞是宗教节日,二是中国人不过洋节,三是“长津湖过后无圣诞“。 我真是不敢苟同。宗教和文化分不开的,很多节日已经演变成文化现象,基督教国家也不是人人都信基督但不妨碍他们过圣诞节,现在圣诞节的圣诞老人、驯鹿等文化元素也不是来源于基督教;加上商业文化的流行,圣诞节的庆祝方式大部分内容跟宗教已经无关了,人们庆祝圣诞其实不过是借机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而已。当然犹太人是不过圣诞节的,咱们作为 …

装修最大的坑

装修最大的坑其实就是花钱总是不知不觉就远超预算。 明年9月份打算把孩子送到政务区上学,就决定把学校对面的房子装修一下。之前房子为了出租已经简装,水电基础做得还行但其他方面满足不了居住需求。本着省钱的原则就保留水电部分,以为这样15万预算应该能搞定。结果还没结束已经花掉20万了。 为了以后住起来更安静,把原来的窗户全换成系统窗,这一项就花了2万多。还有就是中央空调,选了格力一款性价比高的一拖三就要2万。 装修中发现了一个最常见的套路就是,商家会给你一个很优惠的套餐把你吸引住,然而事实上套餐内的东西 …

I think of other ages that floated upon the stream of life and love and death and are forgotten, and I feel the freedom of passing away.

— Rabindranath Tagore, Stray Birds

学会与病毒共存的智慧

与病毒共存难道不是人类的常态吗?喷这个的人你来说说流感病毒被消灭了吗?虽然我们不愿意,但“学会与新冠病毒长期并存的智慧”难道不是常识吗?非得把这个观点政治化吗,因为西方这样做了我们就不能提了?与病毒并存并不是不防不治的放任,尽管某些国家是这样的。当病毒在一定时期内不能被彻底清除,学会在防范的同时保证社会生产和生活的正常秩序不但是很好的选择,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补充一点:我所说的学会与病毒共存的智慧并不是指西方某些国家搞的那一套放松管控、群体免疫那一套 请问一下,这个观点哪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