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 鲁迅, 野草

学会与病毒共存的智慧

与病毒共存难道不是人类的常态吗?喷这个的人你来说说流感病毒被消灭了吗?虽然我们不愿意,但“学会与新冠病毒长期并存的智慧”难道不是常识吗?非得把这个观点政治化吗,因为西方这样做了我们就不能提了?与病毒并存并不是不防不治的放任,尽管某些国家是这样的。当病毒在一定时期内不能被彻底清除,学会在防范的同时保证社会生产和生活的正常秩序不但是很好的选择,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补充一点:我所说的学会与病毒共存的智慧并不是指西方某些国家搞的那一套放松管控、群体免疫那一套 请问一下,这个观点哪里有问题?

不寒而栗

张文宏博士论文被举报抄袭,这个事情让我觉得很可怕。可怕的不是这么一个正派的人居然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而是社会上居然存在这样一种势力:我在舆论交锋中战胜不了你,就去查你所有方面的问题,不惜追溯到20年前。我不质疑对学术的打假,而是害怕为了打倒一个人不惜穷极所有手段的做法。 这事其实也再次给总是找机会参与造神狂欢的群众们一个警醒,无论何时都要相信科学、理性和常识,不要急于把一个人推向神坛,即便你很喜欢他,尤其是你很喜欢他! 最后,我还是愿意相信张文宏是经得起调查的。

情绪操控

社交媒体平台中的言论被情绪左右的倾向越来越明显。这既和言论表达门槛降低带来的低智者越来越易于参与讨论且越来越能发现同伴有关,也和资本和权势的操弄有关,它们往往因私利故意挑起情绪,还往往打着爱g、正义的旗号。但这样做的风险显而易见,情绪的激烈和非理性让理智的声音遭到压制——因为理性的表达和接收总是深刻、费力的,一旦非理性的力量如洪水决堤超出始作俑者的控制,混乱乃至暴力扰乱社会秩序的局面便会出现,始作俑者也会被反噬,但更严重的后果是真正的公共讨论的基础被破坏,社会共识的达成愈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