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中秋

又到中秋,月与人依旧。 传统美食月饼越来越不好吃了。是自己个人口味变了还是人们都如此呢,导致变化的是物质丰裕带来的味觉冲击还是文化变迁造成的传统衰落? 重发一篇旧文表达一下感慨: 小时候奶奶做的月饼最是好吃。香油和面做的皮,炒熟的芝麻花生仁和少许红糖做馅,土灶锅里架上鏊子慢慢炕熟。不用花哨的模具,不加繁复的配料,就只是奶奶粗糙的双手借助普通食材和日常炊具,不紧不慢地就拾掇出隽永于舌尖和心灵的味道。农家小院里的木桌矮凳,辽远夜空上遍撒金晖的圆月,更是让月饼享用的过程增添了诗意色彩。月饼、 …

月饼与中秋

小时候奶奶做的月饼最是好吃。香油和面做的皮,炒熟的芝麻花生仁和少许红糖做馅,土灶锅里架上鏊子慢慢炕熟。不用花哨的模具,不加繁复的配料,就只是奶奶粗糙的双手借助普通的食材和日常的炊具,不紧不慢地就拾掇出隽永于舌尖和心灵的味道。农家小院里的木桌矮凳,辽远夜空上遍撒金晖的圆月,更是让月饼享用的过程增添了诗意的色彩。月饼、元宵之类的传统食物应该算是文化产品,一旦抽掉文化的意蕴和传统的情境,只从味道上是无论如何也拯救不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