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的第一个月即将过半,看起来仍然不顺。也常试图自我安慰: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可牡丹风姿绰约,艳丽可人,常被世人追捧以至喻为国色天香。便是诗人们也对牡丹多有吟诵,哪里是寻常花草可比。

且看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刘禹锡《赏牡丹》

天下真花独牡丹。 ——欧阳修《洛阳牡丹记》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李白《清平调辞三首》

牡丹花谢莺声歇,绿杨满院中庭月。——温庭筠《菩萨蛮》

……
更何况现实世界其实人人都争当乔木,树大根深才能充分地汲取资源,枝繁叶茂才能更好地荫庇家人。苔花都算不上花,阴暗的角落里自生自灭罢了,始终是开也无人欣赏,衰也无人在意。

就连孤芳自赏怕是都没有资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