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闹得外部世界一片混乱,内心也乱得一塌糊涂。本来计划闭关写论文结果被疫情封闭在家。按理说本来就应该坐守书桌电脑,外界的约束正好助自己一臂之力,但事实上来自外部的强制压力只会让人心神不定。看来自我约束和外部禁锢真是天壤之别,慎独和规训是截然不同的过程,就好像我发言谨慎是一回事,你让我没事别叨叨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