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已经铁了心要封杀Tik Tok,再加上之前印度下架事件,字节跳动接连在两个主要海外市场折戟,这标志着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前景愈加渺茫。

想起来读研时有节课上讨论中国传媒业的国际竞争力问题,我当时就说中国传媒企业做得再好,在意识形态方面总是会被西方社会排斥,这个问题在当前制度体系下几乎是无解的。老师和大多数同学都不以为然,认为淡化意识形态层面的差异寻求合作是主流趋向。近些年的现实却表明意识形态的冲突正是愈演愈烈的。

当然仅从意识形态来分析事件本身的复杂性也是不恰当的。不过它却是国际间对抗最根深蒂固的因素。虽然我们曾一度以为社会制度之争已经不再是国际社会的主要潮流,期待一个“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世界。但每逢危机,意识形态的差异就会显露,并在政客们的操弄下大起波澜,进一步加剧危机,剧烈的危机反过来又进一步强化了意识形态的差异与对抗。

川普确实操蛋,但想想Facebook、Twitter、YouTube也未能进入中国,又似乎找不到很好的指责他的理由。当然,这句话仅就此事而言。

22条评论

    1. 说的对,也有人说中国有些出海产品“在内容审核、收集用户信息和干预所在国政治这三个极其敏感的问题上,犯下了一些致命的错误,被人实实在在地抓住了把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