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洗澡时触摸到左腋和肋下的一片烫伤留下的疤痕,我总会想起大四那年的那次不幸的遭遇。

大四寒假一天上午,父母早早出门了,留我自己一人在家睡觉。当时家住在老妈工作的乡卫生院,除了我家还有几个医生也住在大院里。我住在两进的两间屋子,里屋是卧室;外屋充当家里的厨房餐厅加客厅,靠近门口放着煤球炉子(蜂窝煤)上面座着水壶,炉子的封闭性不好,一般只会温热的水慢慢被烧得沸腾了。

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有人敲门,我不耐烦地问是谁,敲门人说送信的。我穿上毛衣,从卧室走到外屋,开了门,一个人拿着个信封,问收件人上是不是我的名字,然后上下打量我。我一下就认出这是从学校里寄出的成绩单,信封还是我自己填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大学四年填了很多次,只有这次收到了。我总觉得他眼神不对,心里有点不安,赶紧收下信,就把门又关上了。

关上门还未及转身往里屋走,就觉得眼前一黑,瞬间失去知觉。随后一阵剧痛的刺激让我立刻醒过来,几秒内恢复意识,搞明白自己刚刚斜倒在了炉子上正在沸腾的水上。我疼得在原地蹦了几下,随即脑子更清明了,立马找到屋里的水桶,用水瓢往烫伤处浇凉水。接着奋力把毛衣脱了下来,找到毛巾浸了冷水敷在烫伤处。然后出去喊了院里的一个医生,也是我的表姑,她赶紧喊人给我处理了一下,马上输液消炎。

已经不记得父母什么时候回到家的了,印象里他们一来我就把心里的推测告诉他们:一定是那个送信人有问题,给我下了迷药,但他们告诉我那人是镇上的邮递员,人很好,根本不是坏人。我只好疑疑惑惑地想,可能是我睡得太久了,猛然起来头脑发昏。随后这么多年我就一直把这件事看成自己的不幸遭遇,真是太倒霉了碰到这事!居然完全没想到当时可能是煤气中毒!

昨天洗澡又碰到伤痕,突然就想起,当年我是不是煤气中毒呢?那这样的话多亏了那位邮递员,不然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慢慢失去知觉,等父母回到家我可能就不幸“飞升”了!也幸亏被烫伤,不然回去继续睡的话可能也完蛋了!这么看来,我竟是幸运地逃过一劫!

以此来看,我们人生中经常碰到各种坎坷,甚至小灾小难,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命运之神的眷顾呢:她已经费力地帮我们把大的劫难消解成小的挫折了啊!或是将大灾化为一个个小灾了!所以,即便偶遇挫折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自怨自艾,乐观地面对生活吧!

20条评论

  1. 真是太巧,我记得我妈说以前有一次我爸也忘了关煤气还是煤球没弄好,反正就去睡了,后来我奶奶不经意有事来我们家,然后敲门,听见我爸在屋子里扑通一声,于是赶忙借来梯子,救出我爸,最后逃过一劫

  2. |´・ω・)ノ 能够这样想,心态就很健康积极。每个人遇到不幸,都想推卸责任,怨天尤人;但能够转换想法,相比煤气中毒永睡不起,或许被烫伤只是一个警告,这是幸运。提醒以后的人生,注意安全,珍惜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