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媒介学习者的个人庭院
元宵记忆

元宵记忆

这篇文章是多年前写了发在其他地方的,不过“岁岁年年花相似”,关于元宵的回忆是相同的,重发一下以做记录。

小时候的元宵节有四个习俗是让孩子们最喜欢的,也是我当时对元宵节所有的理解:一是做面灯,二是扔火把,三是挑花灯,四是放烟花。

做面灯是用面做成灯窝、动物的形状,其中十二生肖尤其是龙是最受欢迎的形象。龙又分仓龙和钱龙,仓龙是保佑粮食满仓的,钱龙自然自然是保佑钱柜充盈了。蒸熟以后用一种特殊的草杆做芯(至于到底是什么草,问老爸老妈,他们有争议),用香油(芝麻油)做灯油,点亮之后放在家里相应的地方,有驱邪纳福的功效。当然,面灯兼具玩具和食物的功能,孩子们常常端着串门,饿了馋了也可以咬上一口。

扔火把是我很爱玩的游戏。扎火把要用完整的麦秆,这需要在麦季收割时专门留下,不然打场脱粒会将麦秆打碎,这样的麦秆是扎不成束的。小伙伴们一般在野外把火把点着,尽力往天上扔去,常有火星火苗迸发烧坏新衣服便惴惴不安地回家,生怕家长责骂。

挑花灯要等到晚上。舍得花钱的父母会给孩子买来红红的花灯。印象里这些花灯多做成宫灯或动物的形状,外面一层透明的玻璃纸,底下有一个木质底座插上蜡烛点燃。孩子们就提着花灯村子里到处串门,碰到忽然而来的大风把火苗吹偏,灯笼立马燃成一团火。而我家比较节省,家里有一个铁丝做骨架的灯笼,每年重新糊上一层纸,贴上爸爸自己剪的星星图案就完工了。所以我常常嫌其简陋不好意思提出家门。

放烟花算是比较奢侈的消费。各家都不舍得多买,每次谁家能放出十几响的“闪光弹”便引得别家孩子的艳羡。自己家的烟花放罢看得不过瘾就串门去别家看。孩子们还意犹未尽烟花的硝烟味就散尽了,完全不用担心环境的污染。

如今火把已经不见,花灯变成了电池点亮的精致玩意,烟花一度泛滥近年因污染环境被禁。做面灯的手艺妈妈还保留了,不过我这一代是不会了。

26条评论

  1. 只有放烟花相同。
    我们这边的灯从来不讲究,家里挂灯笼,给祖先送蜡烛就行,现在全换LED了。我小时候手提的就已经是塑料灯笼了。
    那个龙,我们这边叫圣虫,作用是一样的,但是元宵节根本不蒸馒头而要包饺子啊。
    但我们这边有个重要的风俗:正月十三是海神娘娘生日,跑海人要集资唱三天大戏,一直热闹到十五。传到现在只剩下了扭秧歌之类的,但也快要失传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