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居家

合肥本轮疫情有望结束。回顾一下家里生活状态发生的一些变化。

孩子班级的娃儿们在得知要在家上网课后一片欢腾。然而,他们应该很快就发现上网课后作业没减少,家长们还增加了每晚上传打卡的环节,家里应该少不了一阵子的鸡飞狗跳。

我们学校要求在合肥市区居住的不得返回,承担的课程也在网上进行。不过为保障教学效果,学校要求学生们仍集中到教室,在多媒体讲台电脑上安装腾讯会议来与老师连接。这种集中上网课的模式效果如何,现在也无从得知。于我而言,虽然不喜欢上网课,但也获得了显而易见的好处——省下不少往返的油费。

尽管我家所在的区域一直都比较安全,但为了不惹麻烦,我们一家除了到小区旁边的生鲜超市买点水果蔬菜和肉类外基本上都居家活动。只是孩子有时憋不住,自己下楼到小区里玩上一阵,我们也不知道她一个人能玩些啥。偶尔有几晚,我和老婆会出去到小区旁边的沿河公园散散步。可能和工作性质有关,我们长期以来形成了对恬淡乃至孤独的生活方式的适应,对疫情期间的生存状态倒是能安之若素。只是每当在抖音上刷到户外活动和旅行的视频时才不由得对眼下的日子发几句牢骚:

这样的生活啥时候是个头啊!

Dr.Drunker
Dr.Drunker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文章: 163

33 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