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吧

终于送大舅哥入土为安了。距离他离开我们其实已经将近一年了,去年4月13日他酒后与人发生冲突被殴打致死。大舅哥的人生仿佛被按了快进键:18岁结婚,19岁生子,39岁得孙,48岁离世。

他的悲剧直接原因在于酒。离世前的几年里他常借酒浇愁,喝醉了就失去理智。至于喝酒的原因,可能是对自己失意(甚至在他自己眼里可能是失败)的人生不满和不甘吧!

他其实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虽然初中就辍学但似乎对社会的运行有自己深刻的见解(这种现象似乎很常见),当然这些见解自然有经不起推敲的漏洞,但我觉得自己并不会比他更高明。他也是吃苦耐劳的人,干起活来毫不惜力,有股子拼命三郎的干劲。他也是仁义善良的人,逢年过节家里有好东西总是尽可能地分给两个妹妹,在工地上干活摔伤了也归责于自己,拒绝送上门的赔偿。但他这些年却过得并不如意:早年在银行干保安迷上了炒基金赔了钱。他热爱并擅长开饭店,在矿上开饭店本来红红火火却因煤炭行业不景气而失了生意,到学校食堂做鸡汤面很受欢迎又因食堂承包权的问题无法继续经营。他回家在塌陷区包塘养鸭搭棚养羊,碰到疫病折了钱,又被卫星拍到说占用了耕地要求拆除羊棚。遭遇一连串的打击,眼看二儿子成家的事还没着落,钱却越欠越多,也难怪他要借酒发疯,咒骂这不公的世界了。

他行事风格可能是有问题的,比如做事过于冒进听不进建议,遇到挫折又轻易撒手。不过这么说似乎又是做事后诸葛了,很难说这就是他遭遇挫折的原因。唉,我们将不幸归咎于个人总是容易且安全的,又有谁听得进他的愤怒呢?

对他而言,离去可能也是解脱。安息吧,哥哥!

Dr.Drunker
Dr.Drunker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文章: 164

8 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