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怀的缺失

关于人和社会的研究越来越科学却越来越失去了人文情怀。 大数据时代人文社科的研究越来越趋向于精致的模型设计和对精确性、可重复性的追求,甚至传统的统计学都已经不够用,算法、程序、人工智能成了热门关键词,计算科学范式占领了各类研究的前沿阵地。但真的一切都是可计算的吗?弱势群体的悲欢离合、人类命运的审视反思在这种洪流中越来越被边缘化,这真的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该有的样子吗?

我的一份调查问卷

因为科研需要,主要针对城市新移民进行的调查,如果您有兴趣还请高抬贵手填写一份。 问卷有点长,但相信有热情做个人博客的您一定有耐心啦! 地址在此:https://wj.qq.com/s2/7136306/be05/ 您也可以扫码在移动端填写 拜谢!

“共同体”,还是“社区”?

使“Gemeinschaft”从一个一般概念成为社会学概念的,是滕尼斯的重要贡献,其“共同体”理论建构在欧洲的经验之上。对欧洲中世纪典型乡村“共同体”背景的了解,无疑可以丰富和加深对滕尼斯共同体理论的认识。帕克及其芝加哥学派赋予了“共同体”以地域性含义,并对中国社会学界产生深刻影响。“社区”和“共同体”,同为西方概念,在英语和德语中也都是同一个词,但在汉语中却是两个词,并且有着极为不同的含义。廓清两者的不同内涵,准确把握和捕捉“Gemeinschaft”语词隐含的丰富文化讯息,对倡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当下,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学术圈的金字塔

中国的人文社科学术圈分层已经很明确了,这种分层呈很明显的金字塔状。 部分学术权贵占据顶端,垄断了大部分优势资源。然后是学术新贵们,他们出身名门,在前辈的荫蔽下,资质尚佳者迅速成长为精锐分子,随时准备继承权威阶层地位;资质不佳或无心学术者也可凭借人脉在优势资源中分得一杯羹,维持中等地位。 中间阶层成份较为多样,既有前述下沉的新贵,也有早先发家后被逐渐取代的旧权贵;当然,也有少部分通过个人奋斗白手起家上升的底层精英,只是这部分人的比例越来越小。还有部分,则是凭借对上层的逢迎,通过把持底层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