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记忆

这篇文章是多年前写了发在其他地方的,不过“岁岁年年花相似”,关于元宵的回忆是相同的,重发一下以做记录。 小时候的元宵节有四个习俗是让孩子们最喜欢的,也是我当时对元宵节所有的理解:一是做面灯,二是扔火把,三是挑花灯,四是放烟花。 做面灯是用面做成灯窝、动物的形状,其中十二生肖尤其是龙是最受欢迎的形象。龙又分仓龙和钱龙,仓龙是保佑粮食满仓的,钱龙自然自然是保佑钱柜充盈了。蒸熟以后用一种特殊的草杆做芯(至于到底是什么草,问老爸老妈,他们有争议),用香油(芝麻油)做灯油,点亮之后放在家里相应的地方,有驱 …

我的年味记忆

年是越来越没年味儿了。这肯定不是我独有的感叹,学者们甚至都开始郑重其事的研究这个社会现象了。然而似乎没有谁提出真正让人信服的解释,或者说大家总觉得这些解释没能完全说进自己的心坎里。可能,对每个人来说,年味都是不同的吧,所谓年味应该是个人成长经历中的独有记忆和情感体验酝酿出来、浸润于心头的特殊感官氛围。时代变迁,生命历程中的那些独特的事物和场景不会再现,于是身体再难找到记忆中熟悉的感官体验,人们便怅然若失,长叹一句:“这年过得越来越没年味了!”